亚搏app-达达集团因运营成本高三年亏损近50亿 平均每单给骑手2.76元

亚搏app-达达集团因运营成本高三年亏损近50亿 平均每单给骑手2.76元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5日电(吴亦涵)5月13日,达达集团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递交F-1招股文件,计划以“DADA”为证券代码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达达集团表示,此次发行的主要目的是为公司股票创造一个公开市场,以使所有股东受益,并能够通过向有才能的员工提供股票激励措施来保留他们。根据计划,募集的资金将被达达集团用于扩大公司的业务运营、包括投资技术和研发、实施营销计划以扩大用户群,以及补充运营资金等一般企业用途等。

招股书显示,达达集团旗下有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两大核心业务平台。分别对应即时配送业务以及即时零售业务。如果此番达达集团成功在美股上市,也将成为即时零售领域的第一股。不过对于投资者而言,达达集团持续亏损的配送业务以及对于大客户的高度依赖,正在成为公司未来发展中两个无法忽视的风险点。

图片截自达达集团招股书

三年亏损超50亿元,骑手费用居高不下

达达集团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服务收入以及商品销售收入。其中最重要的是服务收入,该部分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常年在95%以上,该比例到了2020年一季度更是上升至99.1%。服务收入包括了向物流公司(主要是京东)、B端商家及个人提供的同城配送服务以及向京东到家平台商家收取的佣金、配送服务、在线营销服务等。

整体来看,公司的营业收入近三年一直维持着高速的增长,2018、2019年、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增速分别达到57.8%、61.3%、108.9%。

不过,尽管营收保持增长,但公司却一直难以摆脱亏损的状态,2017年、2018年、2019年,达达集团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16.70亿元,三年亏损近50亿元。而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仍继续亏损,金额为2.79亿元。

造成达达集团亏损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高居不下的运营成本,2017年-2019年三年间,达达集团在运营及支出方面的成本分别为15.93亿元、20.44亿元、28.46亿元。而其中最主要的支出是付给骑手的订单报酬和奖励,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达达集团支付给骑手的成本分别为15.267亿元、19.183亿元和26.791亿元,年年占据运营成本的90%以上。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十二个月中,达达集团共有超过634000名活跃的骑手集体交付了8.22亿份订单,中新经纬根据其年报计算发现,同时间段公司支付给骑手的成本达到22.72亿元,也就是说,近一年来达达集团支付给骑手每份订单的平均金额为2.76元。

需要提到的是,目前达达集团主要采取的是众包运营模式,公司的骑手团队主要由兼职众包人员以及外包机构的一些骑手组成。这种模式在帮助达达集团得以实现迅速扩张的同时,也存在着两点隐患。

一方面,由于大部分骑手并非达达集团的员工,因此公司对骑手的管理,监督和控制相对有限,达达集团亦指出,公司可能无法对其骑乘质量进行适当的管理,监督和控制,骑手在配送过程中发生的一些违规行为,或将影响公司的声誉。

另一方面,从目前来看,多数骑手和达达集团之间,并没有存在直接的雇佣关系,但是事实上骑手确实是在为达达集团提供服务。因此达达集团也指出,如果相关法律法规有所变化,骑手被重新分类为公司的员工,那么公司将需要向骑手支付包括员工福利、社会保障金、住房公积金在内的大量额外费用。

对于高居不下的骑手成本问题,达达集团指出,公司将主要致力于通过提高交付效率来降低这一部分的成本,采取的措施包括如开发调度系统来为骑手计算最佳交付路线以及开发自动定价系统来合理计算每个交货订单的费用等方法。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对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目前的即时物流市场,呈现出美团外卖、蜂鸟配送、达达、点我达等多头竞争的格局,除了外卖市场能形成高频刚需服务和收益,其他业务都还处于投入扩张期,业务流并不稳定。“而即时配送企业要实现盈利,一是要从长尾市场里挖掘价值,长尾覆盖越宽,获利可能越大;二是服务客户附加值越高,收益率越高。前一个需要占据超级入口,才能实现长尾的宽度覆盖,后一个则更需与B端商家形成稳定协同,才能获得更大价值。”

营收依赖大客户,达达集团能否走出“温室”?

除了运营成本过高导致公司持续亏损之外,从收入结构来看,达达集团还存在营收依赖大客户的状况。

招股书显示,达达集团的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与京东集团以及沃尔玛集团两家主要客户。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京东带来的收入在达达集团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是49.1%、50.5%和37.8%;沃尔玛带来的收入占比分别为4.6%、13%和14.9%。

值得注意的是,京东与沃尔玛还均是达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及股东,截至招股书发布之日,京东集团和沃尔玛集团分别持有公司约47.4%和9.9%的股权。

从某种程度上看,背靠京东和沃尔玛,使得达达获得了更加稳定的订单和收入来源。“达达集团所负责的即时配送业务是物流服务链下游的毛细血管,毛细血管强弱要看大动脉导流能力。达达上游的京东集团提供了超级流量入口,对于达达有一定的业务导流和品牌溢出效应。”杨达卿说道。

但是从整个即时配送市场来看,达达集团并不是唯一一家背后有“靠山”的企业,目前,市场普遍将蜂鸟配送、美团配送和达达配送视为第一梯队。而在这三家公司之后,顺丰同城也正在持续发力。

比达咨询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即时配送平台订单量市场份额排名中,蜂鸟配送、达达集团、美团配送分据前三,为27.7%、27.2%以及25.4%。但在APP的月活用户数和品牌的用户认知度层面上,达达集团均不如蜂鸟配送和美团配送。

在杨达卿看来,比起美团和蜂鸟背后均依托的是全场景本地生活服务流量入口,达达背后的京东业务强在网购消费,在全场景生活消费服务上相对较弱。不过未来随着京东生态开放及进军社交电商,或在业务上能够给予达达更多导流。

“从市场看,即时物流企业也需要服务产品多元化,才能走出对传统大客户的依赖。达达集团未来也需要寻求生态自立,而这应该是渐进式调整的过程,从当下来看,与连锁超市等小企业客户合作,是改变公司对京东、沃尔玛等大客户的必然选择。”杨达卿说道。(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